观点:Libra不可能成为超主权货币

浙商银行原行长刘晓春撰文称,Libra为善还是为恶,取决于扎克伯格们的梦想、赌徒们的精明、各国政治家和监管部门的应对。无论如何,其最终的价值一定是某种法定货币,而不是LIBRA本身。所以,Libra是一杆要被各种“秤”秤量的“秤”。

文章要点如下:

由于技术的发展——这技术,包括科学技术,更包括会计等金融技术,现代各国的法定货币的形态,并不仅仅体现为纸币或硬币这样的物质形态,更大的货币量表现为银行账户上的账务数据。

不管是什么技术,当它被作为货币应用,只是货币的一种形态,更准确的说,只是某一种货币(如某法定货币)的一种表现形态。

LIBRA以一篮子货币做准备以确保币值稳定就是一个伪命题。原因在于:

  1. LIBRA,以一篮子货币做准备,先不论那个委员会有没有能力管住LIBRA的发行量,初始的发行量能不能符合那特定应用场景交易量的要求?历史上的黄金、白银战争,许多是因为流通中的现金不足以支撑基本的交易的需求。
  2. 当每一个兑换或购买LIBRA的人或机构以自己所持有的法定货币购买或兑换LIBRA,必然会瞬间改变那一篮子货币相互间的比重。那么LIBRA有什么样的机制确保一篮子货币相互间的比重不变?如果不能确保一篮子货币相互间的比重不变,那么,随着LIBRA在与不同法定货币的兑换中,LIBRA自身的币值就随时在变化中。
  3. 即使这个委员会能确保一篮子货币的结构恒定不变,但那一篮子货币本身的币值和汇率都是在变化中的,这同样导致LIBRA不能保持币值稳定。
  4. 在这样的情况下,兑换LIBRA进行交易,本身就是一件麻烦的事,并没有给交易带来便利。同样是货币局制度,LIBRA缺乏港币那种简单、明了。港币正是这样的简单、明了,在香港经济的起飞过程中发挥了很好的促进作用。

在国际贸易中,美元是主要计价和支付货币,但各个国家依然用自己的法定货币,即使是穷国、弱国也是如此。

跨境支付的困难,不是经济问题,也不是技术问题,还是政治问题。

查看原文

留下评论